万搏国际-关注探望权执行 还孩子一个健康快乐的童年

万搏国际-关注探望权执行 还孩子一个健康快乐的童年

最近热播网剧《隐秘的角落》中父母离异的学霸男孩朱朝阳因父亲偏爱同父异母的妹妹而逐渐“黑化”引发了网友对离异家庭孩子心理健康问题的讨论。近年来,离婚带来的衍生矛盾——探望权纠纷案件在司法实践中逐渐增多。今年新冠疫情发生以来,受疫情管控措施等因素影响,徐汇法院受理申请探望权执行的案件数量有所增加,该院从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和申请人胜诉权益的角度出发,对探望权执行作了有益探索。

图说:《隐秘的角落》剧照。

探望权的申请存在反复性

2015年,张女士与孙先生登记结婚。2019年初,双方经法院判决离婚,婚生子由张女士抚养,孙先生可以在每月固定时间将儿子接走探望。然而孙先生多次申请执行,张女士均以孙先生扣留孩子出生医学证明、拒不配合办理幼儿园入园手续为由拒绝其探望孩子。后经法院联合妇联做工作,让张女士至孩子户籍所属派出所申领加盖派出所公章的出生医学证明复印件,将孩子的入园手续问题解决,张女士最终同意配合孙先生对孩子探望。

点评:执行法官发现,探望权的执行申请存在反复性。抚养一方在法院介入时较为配合,但因离婚时存有积怨,一旦案件执结,后续可能以各种理由推诿,妨碍探望权的实现,导致探望方反复申请执行探望权。

探望权的执行受外部环境变化影响较大

李女士和李先生2019年经法院调解离婚,两婚生女分别由父母各抚养一个,并约定周一至周五随母亲共同生活,周末随父亲共同生活。然而李先生以双方调解离婚后仍有部分夫妻共同财产尚未分割为由,多次拒绝回应李女士的联系,致使李女士无法探望,于是李女士向法院申请执行。今年年初,因新冠疫情,双方不便按调解书规定探望,经法院协调,双方同意视频探望。3月下旬,疫情缓解后,法院多次向李先生释法明理并责令其将女儿送至李女士处探望,母女得以团聚。

点评:在司法实践中,作为探望权存在基础的外部环境存在易变性,如疫情的管控、学习培训、搬家甚至移民等外部情势的变化都会使原先的探望计划落空,造成探望不能的困境。

未成年子女的真实意愿难以掌握

王先生与朱女士(化名)夫妇俩2014年生育一子,2018年经法院调解离婚,约定儿子随朱女士生活。但王先生和朱女士在探望频率、方式、时长等存在争议,王先生起诉至法院,法院经审理判决支持按照原告诉请的方式对孩子探望。判决生效后,王先生仍无法按约探望孩子,于是申请执行。然而到了执行阶段,孩子一开始表示拒绝父亲探望,经执行法官对孩子及父母双方情况充分了解,从中沟通和协调,父子二人最终得以相见。

点评:受抚养子女容易受到抚养方的意愿影响,对于拒绝探望的未成年子女,执行法官较难掌握是否是未成年子女的真实想法,执行尺度掌握不好,会导致未成年子女出现抵触甚至逆反心理,让实际探望效果大打折扣。

如何解决该类案件执行难问题?徐汇法院执行局局长曹庆表示,一是加大法治宣传力度,加强对当事人关于探望权的释法明理工作,让双方意识到阻碍、拒绝对方行使探望权的行为是违法的。二是联动妇联、街道居委及其他公益性组织创建多元化执行机制。三是教育疏导与强制措施相结合。对已经达到法律规定的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年龄的未成年子女,尊重其个人意愿。针对被执行人拒不配合,具有隐匿子女、暴力抗拒对方当事人探望等恶劣情形,可对其采取罚款等强制措施。

通讯员 张硕洋 陈楚 新民晚报记者 袁玮